您正在使用的浏览器为
为更好地获取您所在位置的相关信息,我们建议您使用以下版本:

机构活动

    “天外之物”

    Nicholas Foulkes

    在过去的25年间,Nicholas Foulkes曾一度为英国大部分国家级报纸撰文。他是《名利场》(Vanity Fair)、《金融时报》How to Spend It及The Rake的特约编辑;同时还是Country Life的专栏作家,以及《新闻周刊》(Newsweek)的国际文艺记者。

    这款金质腕表采用象征永恒的晶体结构,正如其字面意义,见证了来自地球以外的岩石所经历的宇宙穿越之旅。当岩石在地球大气层经历燃烧、发光等变化后变成陨石,陨石被灼烧后表面会融化,并坠落在地球表面。这段旅程亦走到终点,留下沉寂了亿万年的陨石。

    一段猛烈的星际之旅戛然而止,呈现只有经验丰富的宝石鉴定家才能识别的璀璨之美:玫瑰金陨石表盘超薄腕表的美态。太空岩石中产生的神秘几何图案散发着令人沉醉的迷人魅力:一种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真正理解的恒星奥秘。

    看似一块岩石的陨石可能会从天而降。事实上,绝大多数(至少95%)落到地球上的陨石就是岩石,并且是非常古老的岩石。有些已经拥有数十亿年的历史,比我们相对年轻的星球所能提供的古老岩石还要早数亿年。 

    Nicholas Foulkes佩戴男士玫瑰金超薄腕表
    Nicholas Foulkes佩戴Piaget伯爵ALTIPLANO至臻超薄陨石表盘腕表

    有些陨石来自我们的近邻月球,另一些则可追溯至火星。它们可能是天体爆炸时产生的碎片,但大多数来自小行星带。作为科学家们追溯历史的时间飞船,它们也可被称之为大自然的宇宙飞船。陨石中包含着太阳系形成时的大量原始信息,为人类揭示宇宙奥秘提供了关键依据。

    氮铬矿、钠长花岗岩、铁纹石、安铁辉石、磷镁钙钠石、陨硫铬铁、碳镍铁矿、等轴氮铁矿、陨磷钙钠石、克罗特石、陨磷碱锰镁石、氮氧硅石、喜峰矿……其中大部分是在陨石中检测到的深奥元素,有一些非常神秘,以至于仅在一块陨石中就能发现撞击地球的天体元素。它们生僻的名字令人联想到科幻电影和漫画书,名目众多的外太空矿物也许混杂了氪星石。

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玫瑰金陨石表盘腕表

   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(Natural History Museum)的陨石展厅品种繁多,令人眼花缭乱,非常适合观赏这些天外来物。展厅采用维多利亚式设计风格,高雅宽敞,光线可从顶部窗户射入室内。令人印象深刻的标本是1788年在阿根廷发现的重达1400磅的陨石,敲击时产生金属般的钟声,吸引参观者驻足观看。

    但并非自然历史博物馆拥有的每一个样本都这样令人震撼。外型看似微小的碳块例如lvuma陨石,却属于公共藏品中的大型lvuma碎片,需要被放置在氮气中保存。这块小石块有着与太阳相似的元素结构,根据博物馆的说法,它“包含太阳系形成时的原始记录”,如同浓缩了46亿年历史的时间胶囊。

    佩戴超薄陨石表盘腕表,就像将陨石佩戴于腕间并带它回家。但是,腕间的陨石和玻璃展柜的陨石之间却有着工艺之别。

    在所有从天而降的丰富矿物中,只有约4%的陨石含有足够的铁质,可以制成高级腕表,继续它的穿越时空之旅。除了珍罕和浪漫的特性,这4%的魔力往往出现在地球上人迹罕至、土地贫瘠的环境中:撒哈拉沙漠、澳大利亚纳拉伯平原及南极洲冰封荒原。 

    Nicholas Foulkes佩戴配备鳄鱼皮表带的ALTIPLANO至臻超薄陨石表盘腕表。

    尽管这些地方不宜人类居住,但却是保存含铁陨石的理想场所,否则,这些陨石在数百万年的降雨下会风化损坏。与此相反,它们不受地球表面其他地方生命的干扰,一直完好无损地沉寂于地表,静待被唤醒和打磨,并从原矿转变臻美之物。

    含铁陨石提供了以艺术家的视角观望宇宙的机会。在其毫不起眼的外表下,有着熠熠闪光的奇异纹理,令人联想到漩涡主义画作。陨石一经切割、抛光、酸性处理,便呈现迷人的纹理。镍铁晶体(片晶)条纹层叠交错,营造出迷人的视觉效果,片晶的三维立体结构被称之“魏德曼花纹”( Widmanstaetten pattern)。其美感在于没有两种完全一样的图案;像指纹一样,仅此一个。

     Altiplano至臻超薄男士腕表是展示此天然艺术品的杰作,致敬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传奇名作——Piaget伯爵当时采用由珍稀宝石制成的表盘,令如纸般纤薄的高级腕表绽放华彩。

    然而,唯有搭配陨石表盘的玫瑰金或白金腕表,能令人体会到象征永恒的表盘与跳动指针之间的相映成趣,精致的格纹引人遐想宇宙未解的奥秘。

    Loading

    对作品心动?

    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回复您。